快捷搜索:  as

在日留学生的追梦故事:没准备好,就不要轻易

中新网6月17日电 每一个到日本的外国留门生,心坎里必然都怀揣着一个美好的贪图。大概,在追逐这个贪图的历程中,或者在这个历程中经历了一些工作今后,那些贪图会变得渺茫虚幻起来,以致成为心中独一的遗憾。然则,有一个声音老是存在的——“我曾经拥有过”。日本新华侨报刊文,讲述了一个在日本东京追梦的留门生的故事。

文章摘编如下:

三年前,小万放弃了在海内一份收入很高的设计事情,怀抱着标致的贪图到东京,他盼望能以一个“栖身者”的身份来欣赏这座城市。颠末繁琐的手续后,小万如愿以偿了。

当小万拖着两个沉重的行李箱来到居处的时刻,心情一下地降落下来。住房鄙人车后还要步碾儿30分钟的一条七扭八歪的胡同里,日语称为“丁目”。

打开房门,那种久不透风被捂了的味道扑鼻而来。就这样,小万开始了他的留门生活。除了上课的光阴,另外的光阴都是自己的,以前在家里没玩过瘾的游戏,现在可以玩个高兴。结果是,这样的快乐日子不到一个月,小万就由于“弹尽粮绝”而不得不去找打工的地方。然则,黉舍里面教的那点外相日语,不够以敷衍口试,以是谋事情也是屡战屡败。

在同伙的同伙波折先容下,小万走了“后门”找了一份不用日语的拉面店后厨事情,天天晚高低学就去打工,回到住房已经星空满月了。便是这样干,一个月打工的收入除了房租和用饭也是所剩无几。

这时,小万开始狐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有些率性。原本,自己不停向往的那份梦真的只是一场梦,那些曾经想像着住在高层公寓上,端着一杯红酒,坐在阳台舒适的椅子上可以看遍这座城市全部夜景的希望,对一个照样一名说话黉舍的门生来说便是一场遥弗成及的梦。

为了自己的膏火和养活费,他不得不加多打工的光阴,常常在店里做到早晨三,四点钟,没有电车就在店里凑合一个晚上,早上爬起往来交往黉舍上课。大概是由于事情光阴太长,身段的生物钟被搅散,小万开始掉眠以致有些焦炙症。

半年今后,有人见到小万,感到一个26岁的男生已经成为有些“沧桑”的大年夜叔。这时,小万已经从说话黉舍退学,靠着自己在海内是大年夜学卒业的上风勉勉强强地就职了,当然照样在拉面店。

小万说,他并没有忏悔来到东京,只是之前没有做好筹备就盲目的来了。小万有些爱慕那些有大年夜把的光阴在这座城市里拼着的年轻人。而他现在要遭遇着年岁的“轻蔑”,还要忍着老妈的“刺刺不休”。

可是更让他无法去面对的是,每次和海内同伙谈天时,大年夜家都还以为他在东京这座大年夜城市里,是坐在办公室做设计的设计师。在那些崇拜和爱慕中,他一次次想为自己解释的话被淹没下去,以是就任由大年夜家觉得他是那个“设计师”,只不过是改为设计“拉面”了。

小万有点心绪降落地说,“着实,东京不是一个织梦的地方,只是一个拼贪图的竞技场。假如没有筹备好,就不要随意马虎地来这座城市。这里,大概会让你一会儿成了王子,也会让你成为了‘漂泊人’。东京,迎接的是有筹备的人。”(《日本新华侨报》特约记者苏静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